<form id="5djf5"></form>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家庭教育令》如何督促家長依法帶娃

                  來源: 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 作者: 陽錫葉 | 時間: 2022-06-13 | 責編: 曾瑞鑫

                  “希望你能夠履行好自己的職責和義務?!苯衲?月,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綜合審判庭(少年法庭)副庭長彭星將全國第一份《家庭教育令》遞給了失職監護人西西母親。

                  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正式實施起,長沙、深圳、武漢、上海、濟南……全國多地法院陸續依法發出了《家庭教育令》,這些《家庭教育令》的發出有何意義?效果如何?

                  《家庭教育令》糾正什么樣的父母行為

                  “這是媽媽,這是我,這是爸爸。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歲的西西一邊給床上3個娃娃蓋上被子,一邊說著自己的愿望。

                  2020年8月10日,西西的父母協議離婚,雙方約定女兒西西由母親撫養,西西父親每月支付撫養費。一個月后,西西母親再婚,帶著西西搬入新的出租屋,有兩三個星期未送西西去上學。而西西父親知曉后,通過找全托、請保姆的方式來履行其對西西的撫養與照顧義務。但西西父親未和孩子居住在一起,西西母親也只是周末將女兒接走。

                  西西父親認為,西西母親未能按約定履行撫養女兒的義務,遂將西西母親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將女兒西西的撫養權變更給自己。

                  2021年10月27日,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受理了原告西西父親與被告西西母親的撫養權變更糾紛一案。

                  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少年法庭經過審理后認為,該案原、被告雙方都存在怠于履行撫養義務和承擔監護職責的行為,忽視了西西的生理、心理與情感需求。鑒于西西表達出更愿意和母親一起共同生活的主觀意愿,法院判決駁回西西父親的訴訟請求。但對西西母親的失職行為依法予以糾正,依據我國未成年人保護法、家庭教育促進法的相關規定,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依法對失職監護人西西母親發出《家庭教育令》。

                  繼長沙之后,全國又有多個地區陸續發出了《家庭教育令》,各地協調聯動法院、學校、社區等,匯集各方面的力量,幫助父母、家庭走上正軌,真正保障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如何督促父母進行自我糾正

                  “西西現在和母親兩個人居住,成績有了大幅度提升,性格也開朗了許多?!弊鳛槿珖追荨都彝ソ逃睢返某修k法官,彭星開心地向記者講述西西這幾個月的變化。

                  “《家庭教育令》的發出,是司法機關對父母或其他監護人失職行為作出一種否定性評價,基于該評價依法糾正父母或其他監護人的失職行為?!迸硇墙榻B,《家庭教育令》讓“依法帶娃”擁有了更明確的實踐與空間,并向“不合格”家長給出了具體性的整改措施和方案。

                  在彭星看來,該令的發出,是人民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配合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建立家庭教育工作聯動機制,共同做好家庭教育工作的創新司法實踐,有利于依法糾正父母拒絕、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責任,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

                  如何保障《家庭教育令》落實,督促父母進行自我糾正?

                  “我們現在都是由承辦法官跟進義務履行人履行義務的相關情況,法院也已經向區委、區政府匯報并取得支持,由區委政法委牽頭,聯合婦聯、團委、教育等相應部門發文,完成《家庭教育令》的執行閉環?!迸硇钦f。

                  彭星現在每個月都會與西西母親電話聯系一次,進行相應指導,還會到西西家中回訪,全面跟進《家庭教育令》的實際履行情況。

                  另外,在《家庭教育令》的裁定失效前,西西本人或密切接觸西西的單位,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請撤銷、變更或者延長《家庭教育令》;如西西母親違反裁定,視情節輕重,予以訓誡、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自該令發出已有數月,記者了解到,在《家庭教育令》的指導下,西西母親正逐步向“合格家長”靠攏。

                  是否可以構建《家庭教育令》申請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家庭教育在某種程度上有隱蔽性、私密性,法律不太適宜過于深度介入一個家庭的家庭教育,除非已經對兒童造成一定的損害后果或有受損害的威脅。全國首份《家庭教育令》就是基于已經存在損害的結果即對兒童造成了實質損害,并存在損害擴大的威脅。

                  中南大學社會學教授李斌表示,從多地發出的《家庭教育令》來看,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實施有了切實可行的路徑,很好地起到了“干預”“引導”家庭教育的作用。但這些案件對失職監管人情況的認定被動地來源于案情本身,并不是“主動”發現后進行干預。

                  就這一問題,彭星也曾不斷思考,她提出:“是否能構建《家庭教育令》的申請制度?”

                  “被監護人作為未成年人,在父母或其他監護人未能充分履行其監護、教育職責,損害到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時,其本人或監護人以外的其他近親屬、密切接觸單位可向法院提出《家庭教育令》的申請?!痹谂硇堑乃伎祭?,申請將以書面申請為主,口頭申請記入筆錄,由申請人簽名或捺印。法院依申請作出相應審查,針對具體問題發出有針對性的《家庭教育令》。

                  “不當的家庭教育行為更多地‘隱藏’在社會各個角落,真正要讓法律落實、起效,還有待建立起學校、社區、社會共同的監管機制,更直接積極地運用在各個家庭之中,推動家庭教育的規范發展?!崩畋蠼ㄗh。

                  《中國教育報》2022年06月13日第2版

                  網站無障礙
                  国产在线国偷精品产拍